队长一声口令“开花

2016-11-23 22:33

蓝天的魅力,只有拥抱过它的人才干领会。大学四年,你独一一次流泪是梦圆的那一刻:你终于通过了近100门课程的综合测验,飞上了可爱的“花燕子”——教-8飞机。“拿‘飞天证’,比登天还难啊!”透过泪花,你又甜甜地笑了。

(一)

追梦的路上,你说:“我的青春,真的是无悔的。”

招飞检测就像一个通关游戏:坐在转椅上听着指令左右摆头90秒,旁人转多少圈就天摇地动,你却能在2秒内找到上椅的地位;仿真驾驶舱,你能在最短的时光里发明、锁定并击中“敌机”;十几条穿插在一起的曲线,你能敏捷找出线头线尾……116个大项、1000余个小项,你一途经关。

这是你的梦。你敢于做这样的梦,更宝贵的是,你敢于为实现这样的梦而付出、拼搏、斗争,甚至不惜摈弃一切。

接下来,你们参加航展、加入航空开放运动,更飞出了国门。在兰卡威国际海空展,在泰国呵叻第一空军基地,你们驾驶歼-10,和泰国的鹰狮、F-16战斗机结合演出“蓝天舞步”。

飞行,老是随同着危险。但正因为危险,才更须要有人去担负。

还记得那次机场边的采访,身后歼-10在逆耳的啸叫中拔地而起。我们开着玩笑,说清秀的你跟威猛的歼-10“真不搭”。你却突然当真起来:我是一名兵士啊!只有祖国需要,我随时筹备上战场。

原题目:青春无悔,梦在空天——追记中国首位歼-10女飞行员余旭义士

遗憾吗?也许。那,懊悔吗?

2005年,空军招收第八批女飞行员。看到告诉,你来不迭跟家人磋商,就在报名单上填了本人的名字。

8个月,谁也没想到,只用8个月,你们就具备了四机编队表演的才能,接下来又冲破了五机编队、六机编队……还记得第一次单飞“程度开花”吗?队长一声口令“开花!”你猛拉把持杆,快、准、稳,一步到位,咆哮直上的战机轰然转弯横飞,斜刺里直冲出去。

(三)

余旭(左)生前参加飞行训练(资料照片)。余旭:中国培养的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、首位驾歼-10飞机飞上蓝天的女飞行员。2005年9月入伍,先后飞过4种机型,两次荣立三等功。2016年11月12日,余旭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。

他们说,你就是那只飞向太阳的火鸟,在万丈光辉中隐没了身影,而最后,你会变作真正的金孔雀,振羽归来……

35个女孩,经由体能、文明与心理的筛选,只剩29个,再经过初教机的磨难,只剩22个,进入高教机环节,最后只有你们16个走到了最后。

兴许,所有都从那个“梦”开始。

“不论是每次训练如许辛劳,我似乎素来没有真正退缩过。从来不。”终于,你们过了体能关、文化关、心理关,触摸到了真正的飞机。

余旭,逐梦空天的路上,你有无数同行者。

那时的你还不晓得,穿上“空军蓝”,考验才刚开端。你们眼前的飞天路,将要经过多少难关——由于,你们是空军造就的第一批战役机女飞行员!

变速跑、越野跑、俯转、体绕转……你们跑得面色苍白,转得呕吐不止。驯服了“跑”跟“转”,还有俯卧撑、蛙跳、蹲杠铃、举哑铃……

为了把空中态势拿捏正确,你们一有时间就“泡”在模仿机上,“飞到瓦解”。空中训练,仅“纵队筋斗”一个动作,你们每人至少飞了20个起落,有时一个起落连拉21个筋斗,“落地后全身湿透,手都是抖的”。

在这里,一路劈荆斩棘、过关斩将的你们,碰到了“真正的挑衅”。

一个人,需要有梦;一个民族,更要有梦。

走下教-8,你们由“飞行学生”正式成为了“飞行员”。16只“花骨朵”绽开在祖国各地:有的驾驶歼击轰炸机,有的驾驶武装直升机,有的成为飞行教师……而你,成为第一个驾驶歼-10战机飞上蓝天的女飞行员,与陶佳莉、何晓莉、盛懿绯一起,是新中国仅有的4名第三代超音速歼击机女飞行员。

这是你们16个姑娘的梦,更是新中国几代女飞行员做了几十年的梦,更是令所有中国女性无比等待、无比振奋的梦。

所以,当别的女孩在游览、逛街、看片子时,当一对对情侣花前月下、浓情深情时,你却在飞行条令严厉的规束下,用一个又一个振翅的姿势填满那些名堂的年华。当身边同龄的姑娘纷纭播种了自己的恋情,为人妻、为人母时,你却在最好的年事,始终与战机做伴——我们得悉,直到离去时,你还是形单影只。

“在空中驰骋时的那份自在和快活,是任何货色都无奈替换的。”你说。

回到地面看录像,看见自己的战机开出完善的“花瓣”,你们说:“一切付出都值了。”

你说,“飞完之后,我们得到了不光国人的,也包含国外友人的以及一些表演队飞行员同行的欢呼,这是让我很难忘的,也是咱们辛苦付出的最无价的回报。”

余旭(右二)生前参加飞行训练(材料照片)。余旭:中国培养的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、首位驾歼-10飞机飞上蓝天的女飞行员。2005年9月入伍,先后飞过4种机型,两次荣立三等功。2016年11月12日,余旭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。

感到自己臂力不够,你们练哑铃、练器械、做俯卧撑。那样爱美的你,会衣着露肩长裙跳孔雀舞的你,硬是把手臂练出了肌肉,练得右臂都比左臂粗了一圈……

人物小传:

终于,你拿到了最后一份录取通知书。开学仪式,当《中国空军进行曲》在会场响起时,你的眼泪已夺眶而出……

“你翱翔的书签夹在了我们每个人的性命中。你未实现的梦交给我们来编织,祖国的蓝天由我们接力保卫。”——你的师妹、第十批女飞姑娘们这样说。

“空军要持续保持从难从严训练,忠诚实行使命义务,不负祖国和国民对空军的冀望。”——你的空军战友这样说。

就在几个月前,一位将军来到表演队,关怀地讯问你的“毕生大事”。你却说:“首长,我也想当一个贤惠、顾家的好女人——但每个人都有梦,我更愿望在飞行上做一番事业。”

直到今天,你的战友们依然不信任你已经离去,如斯匆仓促,如此悲壮。

他们说,你那样酷爱飞行,你必定是追赶着梦的翅膀,飞高了飞远了。

“一项事业的胜利不可能层峦叠嶂,一个国度的突起不可能一路顺风。但你的豪情与幻想将点燃一代又一代国人的精力火种,中华的天空上,将有一颗晶莹的星星永远闪耀。”——被你激动的网友们这样说。

飞行是英勇者的事业,生逝世的考验无处不在。早在7年前,你还在飞教-8时就遭受过空中特情。那一次,你冷静带杆,采取高低滑线着陆,保险返航。

11月17日,你分开的第六天,你的战友、亲朋,还有许很多多关爱着女飞行员、关爱着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、关爱着空军的人们,含着热泪来到你的军队,在肃穆的乐声中,向你献上一朵朵雪白的菊花。

我们清楚你的意思——国家对你们的盼望,毫不仅仅是“开飞机”这样单纯,只管这对你们已经足够艰巨。在空天时期降临的时候,在世界各国争相抢占这一新的策略制高点的时候,我们国人的航空意识还太过淡薄,我们公民对空军的关注还不够强烈,我们一支大国空军形象展示还需要加力。

余旭:中国培育的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、首位驾歼-10飞机飞上蓝天的女飞行员。2005年9月参军,先后飞过4种机型,两次荣破三等功。2016年11月12日,余旭在飞行练习中可怜就义。

也许,你也在期盼着,在一次次的展现与互动中,一个航空大国的妄想种子会在人们心中静静种下,为它充斥盼望的将来插上制胜空天的翅膀。

那年的珠海航展上,你们与男飞翔员领舞蓝天,献上了一场场畅快淋漓、富丽壮美的“空中芭蕾”。

“有惊无险,然而它却很好地警示了我:什么都要防患于未然。”你在复述这件旧事时,语气是那么淡定,好像只是一个小小插曲。

你们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就是:体能锤炼。

2009年10月1日,你和姐妹们驾驶着“花燕子”飞过天安门,长长的彩烟横贯天涯。

“我们承载的,不仅仅是自己的责任。”阅兵归来的你这样说。你知道,一条更加高远的飞天之路,正在你们身前渐渐铺开。

(二)